第42章 眼珠(1/2)

作品:《从黑山老祖开始

“你去看看。”老魔的声音在白子云耳内响起。

他脖子冰冰凉凉的,钻心的痛痒暂时止住。

“老祖,我是瞎子。”白子云没好气的嘀咕道。

“我知道,你还不出去看看,快点把她打发走?老祖我可不会赶人,只会动手。”

白子云感觉老祖的耐心要耗尽,心想他要是动手,哪还有活的?

他捂着脖子出去,虽然他看不见,可是听雨楼里里外外,一草一木,他比任何有眼睛的人看得更清楚。

雨幕如帘子一样打开,白子云走出来。

他面前是个文雅秀美的少女,一双大大的眼睛,倾泻出动人的眼波儿,落在白子云这个瞎子身上。

故而白子云心情毫不波动。

“棺材子,你在里面干嘛,怎么还捂住脖子,你伤着了?”文秀少女关切道。

“没事,给虫子咬了一口而已。你来有什么事赶紧说,说了快回去。”

“喂,我大老远过来看你,你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“雨峰和云峰只隔了一百里,你有你娘赐下的小诸天云禁法,过来顶多两刻钟,这点时间还不够你梳洗打扮,能有多远。”白子云戳破了文秀少女的谎言。

文秀少女脸一红,随即气哼哼道:“离七峰大比只有三年不到的时间了,我爹问你,愿不愿意拜入他的门下。”

白子云眉头皱起,“你回去告诉掌教,他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要雨峰在一日,我便还是雨峰的弟子,这一点不会改变的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这个棺材子不见棺材不落泪,这个你拿着,我回去了。”她丢下一根青竹,身周泛起云烟。

“七峰大比之前,我都不会来找你了。”

白子云捡起青竹,默默走回去。

“青云竹是炼器的好材料,留在身边,还能降低走火入魔的风险。你的小相好对你不错。”

“老祖别开我玩笑了,我是瞎子,还生来畸形,跟她一点也不合适。而且你也听到了,她叫我棺材子,我是个克亲的不祥之人。”白子云一向淡然的神情变得有些惆怅。

“你喜欢她?”老魔直接了当问道,宛如一把利刃,让白子云唯有直面内心。

白子云一怔之后,只得默然点头。

“她也喜欢你。”

“应该是吧,老祖怎么突然对我的儿女私情感兴趣?”

“因为你有喜欢的人是好事,我就怕你生无可恋,待会就不好办了。”苏尘忽地冷冷一笑,“接下来,你要做好生不如死的准备。”

白子云脖子上血眼的气息分明和神秘血棺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

而且少女叫白子云棺材子,立时让苏尘明白,白子云是棺材里出生的。结合血眼的气息,苏尘自然判断出来,那口棺材可能是神秘血棺,即使不是,也肯定大有关联。

苏尘对血棺可是很欠缺好感的。

他话音一落,伸出苍白无血色的手掐住了白子云的脖子。

轰!

周围的雨幕,变成了黑色的墨汁,整座听雨楼笼罩在巨大的阴影里,不知酝酿着何等的恐怖。

此时白子云的眼眶里,有鲜血汩汩流淌出来,整个身体泛起幽邃的血光,他浑身发痒,感觉似有千万只蚂蚁在皮肤撕咬,有什么东西,想从他身体里出来。

此刻,白子云突然明白,什么叫做生不如死。

那些好似蚂蚁撕咬的地方生出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剧痛!

他嘴巴张开,想要惨嚎,可是竟然有什么东西要从嘴巴里钻出来。

那是手!

一只血淋淋的手。

“滚回去。”一只黑色的脚印狠狠踩中血淋淋的手,极为暴力地将血手塞回白子云的嘴里。

黑暗如浓雾一样包裹白子云的身体。

当浓雾贴着白子云身体时,他只感觉到极度的阴冷出现,身子如同披上铅衣般沉重。

这股压力还在持续增大,浓雾越发浓郁。

四面八方生出极大的压力,挤压白子云的身体,好似要对他体内的东西形成彻底的压制。

在这瞬间,他觉得五脏六腑似要被碾压挤碎。

咚咚咚!

他好像出现幻觉,耳朵里响起剧烈的敲击声。

这个声音,仿佛是有人被关在棺材里,急速地敲打棺材板。

咚咚咚!

声音越来越急促,越来越大,棺材板都要被掀开似的。

他又听到了有人用脚跺地的声。

不,是踩在棺材板上。

仍是咚咚声。

那脚狠狠踩在棺材板上,似乎要将棺材板彻底压死。





清微教,云峰,一座大厅里,里面端坐着相貌清雅的中年修士,旁边是个温柔娴淑的夫人。

“不知茗儿能不能把云儿带回来,这孩子打小倔强,只有茗儿的话,他能听进几分。你说他在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从黑山老祖开始 最新章节第42章 眼珠,网址:https://www.k2q.net/203/203561/42.html